月/安静存稿中

【长篇】黑夜山记事录01

 *现代paro(准确来说是逆转裁判paro,部分设定情节有借鉴)
*刑警博雅x检察官大天狗
*文笔废,剧情尴尬,不要抱太大希望orz
*所有法律相关的设定全是我这个渣渣胡扯
*会是个很长的故事……如果没人看的话我可能撑不下去,破廉耻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章一
        2017-7-4 ,4:24pm
        黑夜市警署的各位刑警正沉浸在一宗大案落下定音的轻松气氛中,难得的有了一个清闲的下午。
        而刚就任不满半年的刑警源博雅是这次事件的大功臣。这次多亏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击中了逃犯的要害,才使得抓捕行动能够成功。
        不过在这样一个值得放松的午后,对于这位大功臣来说却似乎并不平静。
       “等等!”博雅紧张又夹杂着些许期待地追问来送报告的裁判长“你说受理这次案件的检察官是谁?!”
      一向毛躁的裁判长鬼使黑有些被他吓到,忙指着印在报告上的姓名:“这不是写的一清二楚吗?大天狗啊。话说你这是什么反应?”
       “哪个大天狗?!”
       “难道整个检察院还找得到第二个吗?”
        “……”博雅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鬼使黑狐疑地审视着眼前这位新人刑警,感到十分不解。
         “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法庭了,我那里还有一堆事等着呢,可不能全扔给我弟弟啊
          “哦,对了。”
         “?”
          “过会儿差不多你们下班的时候,受理案件那位,就那个大天狗”鬼使黑用手指圈了下报告上检察官的名字,“要来这拿些这次案件的报告,虽然不知道你和那家伙是什么关系,不过一会儿你就该能见到他了。”
        博雅惊讶地睁大眼睛,然后迟疑地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和鬼使黑道别后,博雅坐回办公桌前若有所思。
        大天狗,博雅在心里默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一想到这个名字,他就会忍不住回忆起一些久远的东西,比如光芒四射的雄心壮志,比如难以忘怀的脉脉温情,比如那些晦涩的情愫,然后是,
         然后是这几年来的音讯全无,以及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恶毒的媒体这几年来用阴险狠毒来揣测那位年轻而极其优秀的检察官,一次次在报道上将其与伪证和污蔑挂钩。他们甚至说这位检察官生了一对遮蔽了正义的黑翼。
        那时候尚还在警校的博雅自然不会轻信这些毫无根据的恶意传言,但仍有些担心这位故友,于是时常写信给他,希望能多少了解些他的情况。然而整整三年来,博雅写的不知多少封信居然全部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这实在令他感到不安。
        所以在毕业之后博雅拜托了家里的人脉关系,特意选择到大天狗所在的黑夜市就职以便有一天能见到大天狗问个清楚。
        可惜的是,明明已经在同一座城市,在同一个体系了,博雅在这半年里却从没有见到过他的旧友,要不是没有可能博雅都要怀疑是对方故意躲着自己了。
       而如今会面就在眼前,却有一丝无法言喻的胆怯伴随重见旧友的兴奋油然而生。虽然博雅曾想象过很多次两人重逢的画面,却没有想到会来的如此突然。向来不知何为胆怯的源警官此时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引得身上这次行动中留下的枪伤都开始隐隐发疼。
        于是博雅便想深呼吸以调节自己的情绪。但在抬头的瞬间,映入眼帘的那一抹柔顺的铂金色却令他一口气堵在喉口,忍不住呛了起来。
        “咳咳咳——”
        啊——怎么这么逊,博雅暗恼着自己的失礼,然后忍不住审视起这位造访的年轻检察官,他久违的旧友。这位检察官的面孔还是和记忆里一样清秀,虽然比以前成熟了不少但和记忆里相差并不大,只是,只是那双总是对他含着浅浅笑意的眼睛却像是被寒风袭过,冻成了严严寒冰,一下子拉大了和记忆中的友人的差别。
        他确实好像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啊……博雅心想着,正想打个招呼打算下班后找他好好聊聊。
       “那个——”博雅刚抬起手想向大天狗招手,大天狗就径直的走过了博雅的办公桌,走进了警视长办公室。
        这家伙这是装没看到我还是咋样啊!!博雅无语的转过头目送着大天狗的背影腹诽道。
         “这位检察官一直这样啦,博雅先生您别太在意,”坐在博雅身后的白狼警官安慰道,“他好像一直不太理人和我们接触很少,以前来这里也都一般只找雪女拿些资料什么的。不是针对你……”
          “啊这样子……没事,我不在意啦。”
          才怪,虽然大天狗这幅不理其他人的样子博雅自认识他第一天起就见多了,但完全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也会被大天狗无视,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博雅憋憋嘴,转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收拾收拾东西下班回家,心里默默赌气。
       半小时后。
       警视长办公室内,大天狗再次仔细查看了一遍文件,忽然想起什么,迟疑了片刻后问道:“……这次,那些老师布下的暗线应该都完整吧?”
        “基本完整,”雪女回答道,“过程中还是损了一两个小兵,不过无伤大雅。”
        这位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仿佛不是活人的警视长抿了一口桌上的红茶,抬头问道:“你特意来找我还墨迹这么久,应该不只是为了那几个小兵吧?”
         “……你今天话有点多了”这样说着,大天狗收好文件,正打算转身离开。
       “昨天出院的时候,医院的报告上说他伤口恢复的不错,现在虽然可能还会痛但基本无大碍了。”雪女难得的用了戏谑的口气,“还有这次他立了功,下周就可以升职了。你那朋友可真有出息啊”
       “……多嘴。”红了耳根的检察官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办公室。(tbc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加油更吧……这个大纲基本框架有了,但案件的内容还没填上(所以其实和没写大纲一样)。剧情里各种不合理的地方请见谅orz
       太ooc的话请及时和我说啊



银高大概是世界的宝藏吧………………银高和成御定了我十几年没变的cp口味……


前男友和小学生吵架